熊北新闻网

娱乐  |

熊北新闻网 > 娱乐 > 英皇指定代理 - 兽爷|陈峰拨乱反正

英皇指定代理 - 兽爷|陈峰拨乱反正

2020-01-11 19:35:49    来源:熊北新闻网    

英皇指定代理 - 兽爷|陈峰拨乱反正

英皇指定代理,  兽爷|陈峰拨乱反正 

原创: 兽楼处

海航集团原董事长王健去世一周年了。海口海航总部大楼里,这位海航联合创始人的元素正在逐渐淡化。

1993年,陈峰和王健等人,一千万元起家创办海航。一夜间万亿海航回到原点。

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,海航已经甩卖了3000多亿的资产,但负债依然有几千亿。员工工资被拖欠,集资购买的P2P产品无法兑付。

悲剧在2018年7月3日达到顶点。那天王健在法国意外跌落、不幸去世。

他身后,是一家摇摇欲坠的世界五百强公司。65岁的董事局主席陈峰重新出山,领导海航的自救。

其兴也勃,其衰也忽。过去两年,人们只看到了海航浮出水面,又没入水面,但少有人知道水面下,发生了什么。

1

海航曾是两个人的海航。

陈峰比王健大八岁。他们之前在中国民航局一个办公室工作,之后陈峰离职南下创办海航,王健追随其后。

陈峰曾说,我俩是黄金搭档,想法一样,性格不一样。

聚光灯下的,总是陈峰,王健则是海航资本运作的操盘手。这种搭档让海航,迅速膨胀成为一家总资产1.5万亿的庞然大物。

戏剧性的一幕,在几年前发生。这对黄金搭档的权力平衡,被悄然打破。在2012年海航完成“创业20年资产增长3.6万倍”的壮举后,一场旷日持久的内斗悄然发芽了。

两位创始人之间的斗争,在2016年9月以海航绝对领袖陈峰本人的淡出而收场。

先是海航实业高管签发了一份《阳光宣言》,向王健表达绝对忠诚。一个月后,海航集团下发口头通知,要求对董事局主席陈峰执行“三不政策”:不执行他的任何指令,不回答他的任何问题,不给他任何解释。

陈峰在海航被“退休”了。

海航随之就是一轮大清洗。但在这家公司全球一路高歌猛进收并购之下,这一切并不被公众所注意。

从2016年9月到2017年10月,海航实业还有航空公司近百名干部被处理。他们或被驱逐,或被王健发配到山上进行反思。

海航旗下几家航空公司的高管,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调整了400多次,平均每个岗位换过一次。

很多高管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何会遭此劫难。他们很可能就是因为接了陈峰一个电话而已。

《笑傲江湖》中东方不败政变的那一年端午节晚宴上,任盈盈说:每年喝酒,熟面孔都在减少。

2

海航这面中国民营企业一度的标杆,展示了人治的极限。

2016年和2017年,集团两年没有召开董事会。

领导好大喜功,下属就会放卫星、瞒报坏事。

海航的收购,开始是沿着航空产业链展开,但后来摊子越铺越大。陈峰去年年底总结,22个大行业,海航进入了12个,涉足44个细分行业:除了造避孕套的企业没有,其他都买了。

进入500强名单后,海航管理层不断修改小目标。最后,甚至提出要进入世界10强,资产30万亿的小目标。

30万亿,差不多相当于六个苹果的市值。中国2018年GDP为90万亿。

与此同时,海航负债率却从五年前的79%降到了59%。但最后,连海航的掌门人自己都信了。

《一代宗师》里,赵本山则说:长多大屁股,穿多大裤衩。

大裤衩下,虚弱的肉身再怎么瞒,也瞒不住。所有安排算计等到真正狭路相逢时,全都灰飞烟灭。

2017年年底,海航危机爆发了。那年12月,海航给银监会发函,表示海航有可能发生系统性风险。

即便此时,已无米下锅,海航仍然要发起对当当网75亿元的大收购。

两个月后,海航的“局外人”陈峰面对媒体,正式承认公司陷入危机。

“被退休”的陈峰反思了两年。他跟兽爷说,年轻人如此狂妄和放肆,也有他自己的放纵之责。他复出第一件事,就是建立现代企业制度,建立董事长办公会集体决策;接着为一大批之前被清洗和处罚的干部平反、恢复荣誉。

债务泰山压顶,陈峰全力自救,海航所有员工勒紧裤腰带还债。中央、海南省以及金融机构都对海航表示了支持。海航将压制自己的野心和欲望,又做回那个卖票的航空店小二。

年轻人都想着精力无限。一定岁数的人,才发现很多事就得放弃。舍,才是生活的本质。

危难重重之下,海航仍是家优秀的航空公司。6月18日的巴黎航展上,海航连续第九年入选“航空界的奥斯卡”——Skytrax五星航空,在所有航司中排名第七。

陈峰说,债务危机对海航品牌是巨大创伤,海航还能活着,真是福报。

2018年11月陈峰主持召开了民主生活会,对海航的问题做集体反思和全面检讨。这被看作是海航的遵义会议,他在会上说:在其他国家,我们已经死过两轮了。

海航曾是两个人的海航,后来变成过一个人的海航。兜兜转转,海航现在不再是一个人的海航了。

刚过66岁生日的陈峰,正带领着团队驾驶着这架庞然的飞机,力图驶回正确的航道上来。

6月底,陈峰和兽楼处在海口有一次对话。以下是对话实录。

兽爷:海航七月又有一波债务到期,压力大吗?

陈峰:三月压力最高,七月过去,(偿债高峰)也没有了,最难的就过去了。三月时我们是全力自救,不吃不喝等着要偿还债务,但还差将近一百亿。

那时,我说到时候我就去天上财神借钱去。但是突然有一天,钱就从天上掉下来了,近百亿。财富不是自己挣出来的,小富靠攒,大富由天。尤其是巨大的财富,绝不是自己一张一张能挣出来的。

其实是党和国家厉害。海航走了一条正道,虽然我们出现问题,但是初心是对的。我到现在都吃这么素、吃草的,平常生活极简,没穷奢极欲,一盆清水煮白菜汤。

兽爷:为什么海航能度过两次偿债高峰?

陈峰:这显示国家对海航的态度,不能允许海航这个改革开放的民企旗帜,中国人打造的世界级品牌出问题。

兽爷:海航目前的资金缺口有多大?

陈峰:严格算起来有几百亿。海航有一万多亿资产,现金流极好。就是银行抽贷抽死了。

本来海航的发展模式是完整的,比如收购世界第二大租赁公司,十亿美元收的,放到国内市盈率差一倍。他们十亿就卖,我们二十亿收回来,一个增发把贷款还了,负债不高,还是优质资产。这种收购做了好几件。比如世界第三大的飞机租赁公司,以及世界最大的IT解决方案英迈,利润都能还够并购贷款利息,这都是很好的资产。

但是收购的钱是短期资金和借贷去做的,上述这个循环如果没完成,又遇到不好的外部环境,那就无法完成闭环。

计划挺好,关键是咱国家走出去战略这么一变化,媒体再一爆炒,在资本市场和金融上信誉问题就出来了。

还是我们自己把握的不好,对外部环境经验不足,但也不能要求年轻人。我们去世的董事长王建,他很猛、敢冒险,我比较保守。

兽爷:大家之前也觉得你挺冒险的。

陈峰:被逼的,他冒险我也不能说不是。但是后来几年,他们觉得我有点碍事,觉得我最好别管。中国人一块打天下,共患难可以,共享福不行。我呢,从我开始打破诅咒,给他。我不要,放下自我,让他们去做。一句话不讲,欣赏你们支持你们,我心无挂碍、修行、放下。

这世界都以“我”为中心——“我”的面子、“我”的钱、“我”的女人、“我”的利益、“我”的孩子。哪一件事不是以我为中心?如果这个“我”要真破掉了,一切二元对立就没有,没有二元对立,你们怎么都行。

常使众生起欢喜心,我就是这心态。结果那天,他告诉我工资发不了了,我还得替他们担待。

兽爷:哪天跟您说工资发不了了?

陈峰:到2017年底告诉我,我真是没想到这么严重,因为不知道他们买了那么多项目。我接手以后发现,比我估计得严重。

到了后来,他们已经听不进去意见,且收购已经超乎常理。已经万劫不复的时候,跟他说明明天下锅的米都没了,连工资发不了,他不信,也没人敢再来讲。这时候了,还去收购当当网呢,还去买瑞士旅游学校。

七月份,我们王总一跟头从法国掉下去了,媒体又是爆炒。到现在为止,甚至很高级别的领导见我还问,王健怎么死的?

能怎么死?阴谋论没有这个前提。他(王健)没资格,连我也没资格,海航没资格。谁阴谋你呀,你算老几啊?

他自己了断?也不是。为什么呢?我看了那地方,掉下去(一般来说)摔不死,王董事长你们都知道,又爱吃又爱玩,(假如摔成)高度截瘫怎么过呀?这不是他性格。就是意外。

兽爷:王健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?

陈峰:不知道,原来我招进来的时候,像我的学生一样。后来我检讨,我在看人和在公司治理制度出现重大偏差。

首先呢,我只看优点,不看缺点。有人给我讲他的问题。我说我都一大堆缺点,还要求别人那么全面,我就包容鼓励,他自己的野心和欲望越来越大。控制不了的时候,我采取放弃的态度,所以这个我检讨,我自己在培养年轻人有重大缺陷。

第二,在公司治理上,越走越不听取意见,也没有集体决策。百年老店是绝对不能这样,我们现在重新要建立现代企业制度。

要有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文化,不能只是ppt,不能有码头文化,小圈子。另外对干部员工不能草菅人命。领导对人缺乏起码尊重,这是在蹂躏别人。想帮助别人,骂一顿都可以,但不能太狠了。

兽爷:民营企业家很难摆脱独裁,您会做什么改变?

陈峰:太多的教训,第一必须要有敬畏之心,第二,必须修自己的身。

公司决策治理结构必须改变,我回来第一件事,是建立董事长办公会集体决策机制。要广泛听取大家意见这些都带着,一切都在改。

之前一大批航空公司的总裁和总监都被免了,有些人根本没犯什么错误,都不知道错在哪。我得恢复人家的荣誉啊,平反昭雪。这人心呐,相当于拨乱反正。

兽爷:2016到2017年,你是什么状态?

陈峰:那两年我都没怎么管事。海航的笑话多了,你看看公司做过的重大历史决定,对我的政策是“不执行不理睬不解释”。

我一概不在意,这事锻炼自我的好机会。2016年以后对我来说是修行,去掉自我、锻炼忍辱。

当发生灾难时,我悟出来了,要以无我之心不负国家不负员工。(对上)我承担着使命,(对下)我必须给几十万人一个交代,必须把大家P2P的钱还了,这都是员工一辈子辛苦钱,我们现在天天都在还,但是呢,速度还是慢。

兽爷:欠员工的钱有多少,什么时候可以还完?

陈峰:100-200亿。估计两到三年之间吧,一分钱不差,必须还,这是员工的血汗钱。我回来的主要原因是为了员工,这是他们的血汗钱。

兽爷:王董事长去世一周年了,去年七月份你复出,压力最大的是什么?

陈峰:海航是中国民航改革的一个产物,是一面旗帜,真出问题,敌对势力就会借此污蔑我们的改革开放。这绝非是海航自己的事情,一个人的命运不重要,一个企业也没什么大了不起。但是海航承担的社会责任太大。

再困难,也不能出两大问题。

第一、不能产生系统性风险,海航一年一笔公募都没爆,他们都认为三月份过不去,但我们过去了。绝非我们想象的力量。

第二、不能有安全问题。安全出问题,一切都别谈了,你的系统就完蛋了。

所以海航就守住这两条底线,同时呢,员工稳定生产经营稳定,稳步还增长。这个局面根本原因是, 中央领导和党中央、国家关怀。没有这个绝对不成。

海航二十多年打造的文化理念,员工队伍很好,这个系统是海航能够在稳定的局面,为自己根本化解创造了条件。

一周年了,海航被会计师审两遍。好家伙,一万多亿资产,负债率百分之七十多,还是好公司。审计结果出来,我们的总净资产大概两千多亿,同比去年减了点。

第一个原因,是永续债不能算到净资产了;第二个原因,去年股市一塌糊涂,我们持有十家上市公司,股价一下又干掉几百亿,这两项减掉了几百亿。

最近一系列的国家政策出来,最大的政策是六月五号国新办关于债转股的吹风会,这个政策出台非同一般。中国现在一大批金融资产利润率高,一大批实体经济资产负债率高,困难重重,再这么下去,实体经济是很危险的。

国家非常有智慧地,把金融资产转移到实体经济,实体经济减负发展。这样既解决经济发展问题,又不发生系统金融风险。海航正好符合国家三个鼓励,三条都具备,如同春风一般。

兽爷:外界说海航是家神秘的公司。

陈峰:神个屁。你们坐海航飞机,看看海航是什么样的服务态度,这是吹不了。我哪有什么神秘的,我多简单的。这最大吃亏就太简单了。

兽爷:海航度过难关后,想过退休的问题吗?

陈峰:还没度过,还有困难。应该说还得有一段时日,但是呢,我早想退休,我本身就不用追究世间名利的人,曾经有懵懵懂懂,但是后来到这份上,你还不走自己路,老不做少事,你还不研究自己死的问题,马上七十,你还不准备死,你对死有准备吗?你知道死是什么?你们那不白活了。

人生一场就两件事,认识生命求得解脱,认识宇宙世界真相,能够正确的安身立命。就这条路。

兽爷:陈晓峰会接班吗?

陈峰:应该说他是接班人之一,但海航有一大批年轻的接班人,谁能做好,看自己的。他是临危受命而已,他跟他们的一代人,他们都去安自己的命。海航不是一个人的。

责任编辑:梁斌 SF055

  • 上一篇:霍建华:“有些人见三百次也没用,有些人见一次就够了”
  • 下一篇:科普金华36︱跑步到底伤不伤膝盖?跑步减肥,一定要注
  • 熊北新闻网

    Copyright 2018-2019 davadrian.com 熊北新闻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